Posts

All my blogs goes here.

愿”唯变不变”的哲学能指导所有人走出这段困境

CONTINUE READING

瞎扯一些这两年学德语的体验

CONTINUE READING

当我怀念红迪的时候, 我到底在怀念什么

CONTINUE READING

今年的顿悟来自于一款桌游

CONTINUE READING

重启是最能总结我去年大落又大起的一个词了

CONTINUE READING

这篇文章的本质是emo,晒图, 和嘴碎, 习惯了我冷静理智设定的朋友请火速撤离

CONTINUE READING

地里居然完全没有高通的面经就离谱。当然我们这个岗位人少也是一个原因吧。 高通大概花了半个月才给我来约面试。 还是一个聊天机器人来约的立马下头,更神秘的是,周四下午来约周五, 下周一/二的面试。这时间也太磕巴了。 幸好我第二天周五早上有空,给了八点的时间。 更奇妙的来了, 给我发了个面试confirmation的模板, 上面的面试官没写。 这波啊, 这波是不许背景调查面试官(?) 最后更更更奇妙的是, 聊天机器人过了一个小时又给我约了一次, 我还是选的第二天八点。(复习不存在的) 然后我就收到两封confirmation 模板, 两个teams链接, 面试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点哪个(?) 好了八点早起一杯美式下肚, 选择第一个teams link, 等了五分钟没人。 面试官打电话给我,说是第二个链接,我直接笑死, 贵司还是招点hr吧机器人真的屑。 面试官是个中国人, 口音挺重一度让我觉得这个哥们大不了我几岁。 但是网上搜了一圈也找不到这个人,搞不好他也在地里就不报名字了( 开始面试, 起手还是介绍一下组里干什么的。 编译器组基本就是跟进每一代芯片, 只不过这次是arm cortex。 基本在中后端优化,还得在每代芯片上编译安卓。 同时要和所有customer对接。 这里给我说傻了, 可能是中式英语一下子“用户 = customer”, 搞得我以为贵司编译器也是个对外业务, 结果一问customer指公司内部用编译器的组, which基本就是所有组(?) 常规介绍一下自己的第一个项目。 这个面试官听的比较认真, 也有follow up questions。 除了具体实现细节不表以外, 还问我修改了哪些pass, 我说没有我的pass是“from scratch”, 面试官悦。 所以第二个项目压根没讲, “我知道你懂LLVM”了, 此处有伏笔。 下面激情的来了, “Let me ask you something about architecture.” 此处还是伏笔 我内心: 你是把我当造芯片的怎么的?要不你还是顺着英伟达的面试官问Loop unrolling吧? 四年前的本科两年前的研究生课程是我体系结构的全部知识,就凭着记忆答了基本。 Pipeline的五个阶段。 是不是所有指令都走完五个阶段? 问了Sotre, ALU, Branch几个指令, 分别哪些阶段没走完。 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ALU指令是啥, 然后才想起来。 Branch我说有长jump和短jump, MIPS是有区别的,也解释了区别, 其他结构我不知道。 具体的答案都是本科体系结构自己去找吧, 我答出来了懒得再写。

CONTINUE READING

刚刚过一面, 发点经验

CONTINUE READING

刚刚过一面, 发点经验

CONTINUE READING

我发现要承认自己去年一年过的不好需要不少勇气

CONTINUE READING